English

全國統一咨詢熱線
400-006-7386
021-50681768


首頁     關于我們     企業業務     個人業務     委托向導     保密協議     經典案例     偵探新聞     聯系我們  
 
企業業務
企業競爭對手調查
商業欺詐調查
訴訟取證與資產追蹤
企業內部人員安全監控
知識產權調查
背景調查業務
違反競業禁止調查
個人業務
婚前背景調查
婚姻挽回協助
婚姻忠誠度調查
分手大師業務
人員行蹤協查
專業尋人找人
疑難雜癥咨詢
應收賬款催討
 
當前位置:首頁 > 偵探新聞 > 一個年輕人給偵探設下了一個局,偵探上當了
 
一個年輕人給偵探設下了一個局,偵探上當了
 
朱卓是私家偵探,開張不久的一個早晨,來了個叫吳明的年輕人告訴他,自己需要幫忙。吳明告訴他,昨天晚上,自己突然接到電話,有朋友約他去咖啡館。他匆匆趕去,卻空無一人。他撥打朋友電話,朋友告訴他,自己去國外旅游去了。
看來,是有人開玩笑。他無奈地打的回家,發現門已被撬,家里東西很亂。他忙搬開床,撬開一塊地板一看,自己藏在那兒的一塊祖傳玉石不見了:這東西從無外人知道啊。   朱卓聽了提醒,不會是他隨嘴說出去的吧?   吳明搖頭,這么貴重的東西,怎么會亂說。   吳明說罷拿了張卡,里面有四萬元,作為偵探費預付給他。而且保證事成之后,自己再當重謝。朱卓答應下來,可是,基本沒有什么線索啊。就在這時,吳明又打他的手機,告訴他,自己那兒還有線索,讓朱卓快去。朱卓忙告訴他自己馬上就來,話沒說完,手機那邊,吳明突然傳來叫聲:“不……別……啊─”   朱卓心里一驚,連喊幾聲都沒人應。他覺得吳明可能出事了,于是攔輛出租向吳明家趕去。到了地方,吳明家門開著,屋里窗簾拉著,一片漆黑。他連喊:“吳明,吳明!”不見人答應,突然被什么一絆,一跤跌倒在地上,身下軟乎乎的,拉開窗簾一看,竟然是吳明。吳明胸口滿是鮮血,看來已不行了。看見他,垂死的吳明道:“不接手這個案……就算了,可為什么要……殺我?”   朱卓大惑不解:“我?”   吳明氣喘吁吁地說:“不是你……能是誰?”   朱卓迅即明白,有人假扮自己來殺吳明滅口。對,那人一定知道吳明請自己偵破案件。于是假扮自己,將吳明刺成重傷,這樣,吳明一定會告訴警察是自己刺傷他的,那樣一來,玉的丟失,也可順茬推在自己身上。   果然,吳明說他已報案了,警察馬上就到。   朱卓頭上冷汗直冒,突然看見一張面具扔在地上,拿起來一看,是仿畫自己的,非常逼真。這個殺手戴著這個面具,黑暗之中,吳明當然以為是自己。殺手達到目的后,慌亂中,很可能不慎把它丟在了這兒。   他拿了面具讓吳明看,吳明一把攥住他的手:“我……冤枉了你……”然后,吳明張著嘴竭盡全力道:“他雖……蒙面,可小指……是……斷……指……”然后,停止了呼吸。   朱卓落下淚來,他知道警察快來了,到時自己將百口莫辯,拿著面具能說明什么呢?警察一定會認為自己欲蓋彌彰。他得逃走,找到真兇,替這個死不瞑目的受害人報仇。   剛回到家,外面響起敲門聲。他開了門卻沒人,門下放著封信,打開來,一疊照片落下來,照片上,他渾身血淋淋的,站在死去的吳明身邊。他腦袋嗡一響,直覺告訴他,他去吳明那兒,殺手并沒逃走,而是躲在暗處偷偷拍攝了這一切。目的無他,就是為了栽贓陷害。   果然,他手機隨即響了,一個聲音道:“你殺了吳明。”   他駁斥:“不,是你。”   對方告訴他,自己有證據。現在,自己只有一個小小要求,這件事他最好別查,不然,自己會把照片貼到網上。朱卓氣壞了,發誓自己絕不會停止的。對方狠狠道:“好吧,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。”說著,狠狠掛斷。   朱卓有點餓,出去吃了碗面條,回家已是晚上八點左右,他掏出鑰匙剛打開門,就嗅到一股惡臭,一個東西落下來,撞在脖子上,毛茸茸的。他一把抓下來,竟是只死貓。貓的脖子上放著張卡片:聽我的,不然你會死得很難看。隨之,他的手機響起,一個聲音輕問道:“感覺如何?”   他咬咬牙,沖入屋內,打開窗子朝外望去。花園中站著個人,隱約的燈光下正在打電話,那人戴著墨鏡,不時抬頭望著他的窗子。他猜測,自己回家推門,電話馬上打來,說明那人就在附近。現在看來,可能就是這個戴墨鏡的。晚上戴墨鏡,也是可疑的。他一邊打電話,一邊悄悄出門下樓向花園走去。走近了,聽見那人在笑:“不聽我的,你死去吧!”   朱卓冷哼著撲了過去。那人一聽風聲,回頭一看,拔腿就跑,朱卓使勁追了過去。   這兒靠近城中村,那人鉆入一條小巷,身子一閃進入一扇門中,朱卓也隨后沖進去。   房內燈亮著,里面空空的。他正到處找著,身后傳來聲音道:“你要找的在箱中。”他回頭一看,是個胖子。胖子走過去,一只手一翻,一個沙發套被掀開,里面是中空的,堆著一摞摞的錢。朱卓一驚,猛地醒悟過來,最近新聞播報,有兩個蒙面人搶劫銀行,搶去大量鈔票,很可能就有眼前這位。他結結巴巴道:“你……是銀行劫匪?”   胖子白著眼:“你不是在抓我們兄弟嗎?”接著惡狠狠道,自己最近接到信息,他們搶銀行的事被一個叫朱卓的私探盯上。他以為是傳言呢,沒想到,今天這私探真上門來了。說著,亮出匕首。朱卓忙申明,他在尋找一個嫁禍于自己的人。   胖子冷哼道:“小子,無論是與不是,你知道了一切,就別想活著離開了。”說完,喊道,“兄弟,一起把這小子做了。”隨著叫聲,戴墨鏡的走出來,拿根繩子,讓朱卓把自己的腳綁上。在匕首威逼下,朱卓只有照辦。然后,戴墨鏡的走過去,把朱卓的手綁緊。   胖子很滿意,說就這么辦,把這小子抬出去活埋了。就在胖子俯下身來抬朱卓時,一根木棒狠狠砸下來,胖子慘叫一聲,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,打死胖子的正是戴墨鏡的。戴墨鏡的笑著取下墨鏡,不是別人,竟然是白天死去的吳明。   原來,兩個劫匪正是胖子和吳明。   搶完錢,吳明計劃獨自占有。于是引誘朱卓偵查,然后一步步將朱卓引到這兒,趁著胖子和朱卓對峙,自己出其不意將胖子打死。至于他裝死的方法十分簡單,在胸口處潑了提前買的豬血。   朱卓幽幽一嘆:“你怕不僅僅是為了弄死你的搭檔吧?”   吳明一笑,當然,視頻出現的是兩個人,兇殺現場當然得兩具尸體。到時,自己會把現場弄成自相殘殺的樣子,警察見了,以為是利益分配不均,導致自相殘殺。   朱卓威脅吳明,自己走時,老婆發了信息,讓自己趕快回話,自己至今沒回,她一定會著急的,到時找不見自己,會報警的。
 
Copyright ©2004-2017 上海奧智商務調查有限公司-版權所有
內容: *
稱呼: *
電話: *
 
超及大乐透周一走势图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安徽25选5官网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2017年股权投资骗局 云南快乐十分奖金表 大乐透500期基本走势图 大乐透20010期开奖结果 10万买基金一年赚多少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 广东26选5开奖结果